“汉废帝”刘贺生平史记中劣迹斑斑 死因仍是谜

  昨日,首都博物馆,首批观众在观看海昏侯墓出土文物——金饼。

当天,考古专家们宣布确认南昌海昏侯墓主人身份,为汉武帝之孙刘贺。 A16-A17版摄影(除署名外)/新京报记者浦峰  新京报讯(记者黄颖实习生郭锰)在5年的考古发掘中,“家财万贯”的江西南昌海昏侯墓主人身份,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昨日,谜底揭开,考古专家在首博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,确认墓主人为汉武帝之孙、西汉第一代海昏侯、“汉废帝”刘贺。   盗墓贼差一步“摸金”5年前,一起被村民举报的盗墓案件,让一座汉墓的发掘成为焦点,“海昏侯国”这个古老的名字,频繁见诸现代传媒。

从2011年开始发掘至2015年底面世,在地下沉眠千年的这位海昏侯,因其丰富的随葬品名声大噪,墓内出土的378件金器已成汉代考古之最,再加上墓穴中清理出的10吨铜钱,以及仅“一步之遥”就被盗墓贼“摸金”的传奇经历,为这位墓主人和他的随葬品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。   昨日,在首博举行的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上,考古专家们证实,这位家财万贯的墓主人正是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。

遗骸腰部的“刘贺”字样玉印,出土木牍上上书奏折的内容及“刘贺”落款,均力证墓主刘贺的身份。

  遗址将建5A级景区海昏侯墓考古成果不仅如此,其作为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、保存最好、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,研究和展示价值重大,如今考古工程已基本接近尾声,后续保护方案正在筹备。 江西省相关部门介绍,目前正筹建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研究机构,高标准编制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《紫金城城址和铁河古墓群保护规划》、《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规划》,抓紧建设遗址博物馆,积极推进考古遗址公园建设,促进遗址建设与江西省旅游发展相融合,打造国家5A景区。

在出土的近两万件文物中,有400多件跋涉千里,于昨日正式亮相首博。

马蹄金、铜钱和“大刘之印”均躺在展柜中,带领观众穿越千年,回顾这位经历曲折的“废帝”生平。   在首博展出的海昏侯墓马蹄金。   ■揭秘  称帝27天即被废黜,在史书上不多的记载里,“行淫乱”三个字总结了刘贺为何被废。

在位时间太短,他未被计入帝王年表,《汉书》也没有为他作传。

这个史记中劣迹斑斑、“平均每天做42件坏事”的“汉废帝”,逐渐在历史烟云中被堙没,如今,随着刘贺墓葬一万多件文物的出土,或将作为另一种“史记”,讲述其为帝、为王、为侯的跌宕一生,还原一个真实的刘贺。   埋进墓里的“汉废帝”秘史  墓地安保员黄润华大步走出6号文保房的门,拍了一把正蹲着整理漆器的江西省考古所博士管理。

  “印找到了!”  “哎呀,太好了。

”  两人手握到一起,跳了起来。 出于保密的要求,又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。   这是2016年1月17日的南昌海昏侯墓地,前一天,内棺刚被打开。   面世:侯王之墓  棺内,是一具被玉器盖住的遗体。

横向、纵向,都摆放着玉璧。   6号文保用房,白色卷闸门紧闭,这是海昏侯墓内棺的开启地。 一道公安、一道武警、一道工作人员,三重关把守,宁静、森严。

  经历了将近五年的发掘后,墓主的身份在这一天得以最终确认。

那枚玉印挂在棺内残骸的腰间,上书两个字:刘贺——那个仅当了27天西汉皇帝的“汉废帝”。

  棺盖初开,馆内漆黑一片,物品叠压情况复杂,但负责开棺的社科院考古所副研究员李存信放松了,他仔细看了一圈说,“东西都很完整,没有被扰动。 ”  棺内,是一具被玉器盖住的遗体。

横向、纵向,都摆放着玉璧。

遗体头部,放着至少四个漆箱。

  由于隔了两千多年,玉璧下的遗体已经不再完整,只剩部分残缺的股骨和腿骨。

  那枚玉印,是在残骸右腰的部位发现的,它躺在泥土里,露出一部分白色。

在两汉时期,印章是常见随葬品之一,也是判断墓主身份的最直接证据。 找到了它,考古队员们悬了五年的心落了地。

  印旁,躺着一把玉具剑,左腰部位还有一把刀,在西汉,这是墓葬制度的一部分。   遗骸下,放着包金的丝缕琉璃席,席上则有整齐排列的多组金饼。   金饼,也是证明刘贺身份的有力证据。   用刷子刷干净饼上的泥土,四个金饼上露出模糊的墨书字迹:“南海海昏侯臣贺,元康三年,酎金一斤。 ”考古领队杨军介绍,西汉实行酎金制,要求有封地的侯和王,在每年八月祭祖时给朝廷献上黄金。 这是当年刘贺为朝廷准备的黄金。   墓主身份确定了,围绕他的疑惑却越来越浓。

史书记载与墓葬文物,将关于刘贺的故事,指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。   随海昏侯墓葬出土的麟趾金。 为汉武帝下令铸造并赏赐。   出世:汉武帝之孙  汉武帝曾下令铸马蹄金和麟趾金赏与诸侯王和贵族,而刘贺墓里的类似金器数量,是已出土汉墓里最多的。   刘贺的出世,要从一首歌说起。

  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”  汉武帝时,在一次宫廷宴会上,乐师李延年献舞时唱了这首歌。

歌中所唱的女子,就是李延年的妹妹。 不久,佳人入宫,成为史上著名的汉武帝宠妃李夫人。

  进宫后,李夫人产下一子,名刘髆,即刘贺的父亲。   公元前97年,刘髆被封为昌邑王,辖今菏泽市境东部的巨野、成武、单县及今天济宁市的金乡、嘉祥五县之域。

  当时的昌邑古城,桑麻遍野,盛产五谷,是当时的经济都会、富庶之地,北方的牛马牲畜,南方的丝茶竹器,东方的鱼盐海产,西方的皮革,皆在此交汇。   史书上的一些细节,可以看出当时刘髆、刘贺应是生活优容。   《汉书》记载,李夫人病重时,将独子刘髆及自己的两位兄弟托付给汉武帝。 她去世后,汉武帝日夜思念,并按她的遗嘱,加封了兄长李延年,李夫人的弟弟李广利没有尺寸之功,汉武帝也找理由封他为侯。

  至于如何厚待刘髆,目前的史料中并未记载,但史学家分析,作为至亲的子孙,刘髆、刘贺得到的荣宠只会更多。   海昏侯大墓里的一些细节,可以佐证这一推测——公元前122年,汉武帝狩猎时发现白色麒麟,认为天降祥瑞,便下令铸造马蹄金和麟趾金,赏赐给诸侯王和贵族,其中就有刘髆。   在墓中,共发掘出马蹄金和麟趾金等金器378件,不仅远超出同时代的中山怀王、中山靖王两座王墓的金器数量,就是放眼所有汉代墓葬,海昏侯墓都是最多的。

  公元前88年,封王不过十年,刘髆因病早逝,留下四女一子。

作为独子的刘贺,5岁便继承了王位,成为第二代昌邑王。

  在两千年后,人们从大量刻着“昌邑九年造”、“昌邑十一年造”等铭文的器物中,慢慢还原出这位年轻公子当时的生活。

  有成套的编钟、编磬、琴、瑟、排箫、伎乐俑,有将近万枚的竹简、木牍,有青铜雁鱼灯、青铜火锅,有镶嵌着玛瑙、绿松石和宝石的青铜镜……音乐、书籍、香熏、饮食,样样不缺。

  就连主棺内的一个漆箱,都布满纯金纹饰,持剑的人物、宁静的小鹿、奔跑的怪兽。 考古队领队杨军不住感叹:线条精美,人物灵动,刘贺当时拥有的应该是最优秀的皇家技师。

责任编辑:虞鹰。